徐教授,请不要想当然-四川博思律师事务所-官方主页

四川博思律师事务所
行政部电话/传真:0816-2265109
邮    编:621000
博思QQ群:166481900
E--mail:scbosi@126.com
本所地址:绵阳市一环路南段212号海英名仕苑2栋一单元301-302室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鍗氭濇枃鑻?
徐教授,请不要想当然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01-10 11:30:46 阅读:9542次 【字体:

中央党校徐祥临教授在《共识网》上登了篇的文章,题目叫《一人一票否决中央集权不是好东西》。不读内容,光文章标题一看,就使人想到“御用”二字来;读了内容,果然不错,徐教授确实是权贵集团的应声虫。

徐文开首说,“前不久,柳传志(不知何许人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结果,‘一人一票,万劫不复’,成了柳传志语录,在网络上疯传,霎时间,反对者操起‘板砖’劈头盖脸地砸向这位著名企业家。批柳者担心,这个观点一旦传播,势必阻碍以一人一票式民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然而,在笔者看来,不仅拍向柳传志的“板砖”,就是近几年来主张一人一票式民主改革的重要文章,也掂量不出几许中外历史积淀出来的分量。所以,本文旨在从新的角度洞析‘一人一票,万劫不复’的机理。”。以上的文字可以看出,徐教授在对柳报打不平。自以为“在洞析‘一人一票,万劫不复’的机理”,其实为文不过是想当然。

柳先生的观点,是徐教授立意的前提,柳先生“如果一人一票,必然分光财产,最后必然万劫不复”之观点首先是错误的。人类社会的历史事实恰恰相反。一人一票的选举是现代民主的基本形式,从美国建国到现在两百多年历史,全世界的一百九十多个国家,有一百五十多个已经走上了“一人一票”的民主道路,但我们至今没有看到那个“一人一票”的国家“分光财产”。就连“一人一票表决要分光财产”的议案都没有出现在那个国家的议会上。相反人民通过“一人一票”的基本形式真正掌握了权利,制定了良好的法律,保护了私有财产,实现了国家和人民的双赢,真正做到了民富国强。我怀疑柳先生是否用屁股思考,反正上、下腭一打,就打出了“一人一票,就会分光财产”的不负责任的“屁话”来。柳先生如果没有失忆的话,请不要忘了,全民分光财产,使社会陷入赤贫的万劫不复状况,在中国是殷鉴不远的。但这不是“一人一票”的国家体制下产生的,恰恰是中央集权最强大时的后果。

柳先生被徐教授誉为智慧之人,但徐教授与之相比,可能算得上“圣人”了“。徐教授接着说,“在中国,一人一票式民主,现在不行,将来也不好,不能搞,这是因为,一人一票式民主,把国家管理体制从高效率的中央集权改变为低效率的地方分权,”。徐教授看来,中央集权式的大一统,是中国传统,是中国统治阶级的“宝贝”,秦始皇以降,大一统造成中国民族领先世界上千年的几个世纪的盛世时期,离开中央集权,国家就会分裂,就会战争。多么英明而可怕的预断啊!徐文还将“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与中央集权制度作比较:“表面上看,一人一票只是决定谁当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行政首脑的选拔制度,但它相对于中国的中央集权体制而言,更为实质的权力配置特征是地方分权。在一人一票式民主制度下,地方政府首脑由地方选民选举产生,必然对本地选民负责,而不可能再对代表全国利益的中央政府负责。”。以上是徐教授在其为文二中的主要观点,在徐教授看来,中央集权是高效的,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对此,我很不以为然,我说,这要看集中力量办的是大好事还是大坏事,象“大跃进”及“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大事办得越多,人民灾难越重,其给一个民族造成的“硬伤”和“软伤”比一场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硬伤恢复了,但病势沉重的依然是人心,疗伤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难怪温家宝总理反复强调,文革余毒是我们改革前进的障碍。事实证明,一个不受“一人一票”监督的非民选政府,今天覆手为云,明天覆手为雨,社会的资源在这种长官意志的反覆中消耗怠尽,过几又将前边的推倒重来,国家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结果比别人甩在了后边。相反那些一人一票选举的非万能政府,处处顾及民意而服务于人民,这样的国家在碎步中前进,没有大起大落,经过几十年,成了发达国家或新型的发达国家,南北韩不是最好的例证吗?北韩不是叫嚣在金太祖、金二世的领导下取得了伟大的社会主义成就吗?但实际情况又是怎样呢?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说明。“一人一票”选举的政府才是高效的,徐教授赞扬的中央集权的无所不能的政府才是效率低下的。你说你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你办得什么大事人家又没有办到?相反,人家按市场规则办的事情,像法国的“空客”飞机,美国的“微软公司”,却是我们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式办不到的,而像我们的“高铁”大跃进,“三峡”工程,这种背离市场规则、唯领导意志而动的事情,确实人家办不到,但这样的办大事的方式不办最好。徐教授还说,中央集权制使得中国领先世界上千年的几个盛世,我不知道徐教授所言依据是什么?但中国已经落后世界几百年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几百年前的文艺复兴只所以在西方出现,是西方文化厚积薄发的结果。在几千年的西方文化中,本身就孕育着先进的种子。当西方出现伏尔泰、孟德斯鸠这些文化先贤时,我们却还在“今天我注论语,明天论语注我”中兜圈子,跳不脱的“三纲五常”思想蕃蓠,我不知道,我们的集权文化、大一统文化何先进之有?就说曾经先进过,但几百年中国落后的事实足以说明,这些已经不合时宜了,但徐教授却拿出来四处兜售,真有《刻舟求剑》中的“上胡不法先王之法”的味道了。

在“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中,除选举联邦政府之外,还选举地方政府,联邦、地方各司其职,地方只向地方选民负责,而不向联邦负责,联邦以其法定的职权向全国负责,这恰恰是联邦分权政体的价值所在。美国五十个州政府向各自的州选民负责,联邦政府作为补充向全国负责,这样全国的事情就办好了。事实证明,美国这个世界最发达国家的管理体制就是这样运行的,美国的强大本身说明,这样的管理运行是高效的。这样权力的自下而上设置,是符合权利来自于人民的政治逻辑的。与此相反的是,在中央集权大一统的情况下,没有“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利自上而下层层批发,各级当权者自然把忠诚和利益投向上边,这必然导致腐败盛行,权利寻租。政府完全可以无视人民的好恶,有无政绩,只要上边满意。于是,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形象工程遍地开花,结果劳民又伤财。这样的教训不是比比皆是吗?这也难怪,像徐教授这样一位躲在象牙塔中作学问的人,也许是看不到的。徐教授还说,中央集权的大一统下能够避免战争,分权体制下就会战祸连连,事实果真如此吗?民主制度下的英国,从光荣革命以来,三百多年本土无战事,这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中央集权下的大一统,统治者掌控着权力,权力的的本质就是背后的利益分配格局,少数统治者占有绝对优势的财富,而人民却在饥寒交迫中苟活,那边“朱门酒肉臭”,这边却“路有冻死骨”,别样两重天啊。大一统的北宋王朝还算开明,但一部《水浒传》就是官逼民反的真实写照。中国大一统的封建社会绵绵两千年,人民占山为王的抗争历史,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当今极权政府掌握着绝对的专政工具,人民不可能拿起枪炮与政府对抗,然而反抗以另一种“群体性事件”的形式出现,这也动摇着政府的统治根基,难怪我们天天强调“稳定压倒一切”,政府如惊弓之鸟,拿出很多钱来“维稳”,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吗?

徐文最后说:“辛亥革命后一百年,我们欣喜地看到,帝制的两大弊端基本上革除。经过孙中山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家天下”被彻底废除,不可能死灰复燃,自孙中山以来,中国最高决策者处理内政外交的领导能力基本上恒定在世界一流政治家水平上;天下不再是哪一家的天下,也就必然是人民的天下”。徐教授的为文可谓漏洞百出,前文对秦以来的中央集权制大加赞赏,后文又说这种制度存着两大弊端,一个是“家天下”,一个是“腐败”,然而,这两点足以将中央集权制的大一统彻底否定掉了。但教授毕竟是教授,为了给新集权唱赞歌铺路,作出了“家天下”不可能再出现的断言,我说徐教授又是一种想当然,“家天下”不是在与我们同样性质的同志加兄弟国家复避了吗?我不知道徐教授是真糊涂还是故意装糊涂。徐教授所谓“……一流政治家水平”,我更不知依据在那里?这让我想起了宋江在菊花会上给宋徽宗唱的赞歌:“今朝皇上至甚明,只被奸臣蒙蔽,暂时昏晕”。你说你的领导人是世界一流政治家,不说其他国家是否承认,我想连你供养的北韩都不会承认吧(人家认为人家的三个金胖子才是世界一流的)。凭事实而论,真正管理的最好的国家是美国,但美国人民却不认为他的总统是世界一流的,相反他们认为总统是最靠不住的,必须监督之。二战临近结束时,领导英国人民战胜法西斯的英雄却被英国人民从首相位上拉下,不是他无能,恰恰相反,是因为他能力太强,在和平环境下容易专权。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个现代化国家要管理得好,应当靠良好的制度,而不是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能力。邓小平就说过,把一个国家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是没有前途的,是不正常的。孙中山也说过,政治是众人之事,政治人物本身就没有最优秀的,你说乔丹把篮球玩精了还有人相信,但你说布什把美国玩精了,那个会相信?。良好的制度下,是否能选出最优秀的政治领导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选举实现对权力的监督,让其忠实履行职责,而不是滥用职权,以权某私,这才是“一人一票”的价值所在。美国前总统布什说过: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大师浩瀚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而反过来,不把权力关进笼子,就不可能产生令人眩目的科技,是注定要落后和被人看不起的。邱吉尔也说过,我只所以赢得这场反法西斯战争,就是为了保护人民对我的罢免权。我们的制度的设计务必应有这样的理念:相信人性本恶,只有给权力上铐,权利才能为人民效劳。徐教授还说:天下不再是那一家的天下,也就必然是人民的天下,这又是一个谎谬的逻辑,如果天下不是一家的,也有可能是几家的,而偏偏就不是大家的,这种可能也是会出现的。有道是,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用看得见的方式来实现。你说国家是人民的,但人民连选票都没有见过,这种谎言谁相信谁就是脑残,徐教授,你信不信,反正我不相信。

徐教授为柳先生两肋插刀,豪气可嘉,但为文却充满了想当然,难以让人信服。这也难怪,因为立意错误,所以堆积的文字一定是别扭的和混乱的。

                                             作者:四川博思律师事务所  肖平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